快捷搜索:

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夜叉看其修行的水准顶多只达

  “这……总之还是有些改变的吗,当初这一箭可是直穿喉咙的。”
 
    “等等,这碧云看着还有点儿热乎气儿,我赶紧给搬到白骨洞中,说不定这石矶娘娘会有办法呢?”
 
    想罢,顾峥就嘿呦一下,将碧云抗到了自己的肩上,大跨步的朝着山顶的白骨洞而去。
 
    而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距离的再远,白骨洞内的石矶娘娘也被这越来越近的咚咚作响的脚步声,给惊醒了过来。
 
    她斜倚在自己的玉石床上,皱着眉头将身旁另外一个小童彩云童子给唤了过来,刚想吩咐其出去查探一番呢,她的碧玉所制的大门外侧,就被人给叩响了起来。
 
    “石矶娘娘可在?”
 
    “大事不好啊,有人在山中害了你的童子了啊!”
 
    一听这洪钟一般的音量,石矶娘娘就将身子撑起,抓住一旁悬挂在水晶琉璃架上的纱衣,一个妙曼的回转,就将仙袍穿着妥当,皱着眉头的就飘到了她平日间打坐的大堂,对着洞口的石壁掐了一口诀,就将自己的青玉大门外的禁制给打了开来,轰隆隆的……让那个深更半夜还在她门外大吼大叫的人露出了真容。
 
    这门骤然一开,门里门外的人们先是愣了片刻。
 
    没办法,就连经历过漫长的修炼岁月,从洪荒起就存在于这一方天地间的石矶娘娘,在见到了顾峥的尊荣之后,都不免的楞了这一瞬。
 
    实在是这夜叉顾峥长得太丑,而夜间又是这种物种的主场,若是在这方世界中做个丑恶排名的话,夜叉族绝对能力压群雄名列前茅。
 
    而石矶娘娘说到底还是一个女人,这女人吗,就算是战斗力再凶残,在某些方面,比如说对于美丑的关注上,还是要敏感于男人多倍的。
 
    所以,道行足有万年的石矶娘娘,破天荒的被顾峥吓了一哆嗦。
 
    而就在这一哆嗦过后,反应过来的石矶娘娘就十分警惕的抓住了太阿剑,朝着门外问道:“是谁?应门何事?所为何来?”
 
    而站在门口的顾峥,却是被这石矶娘娘的面容给晃的目眩神迷,差一点就破了功了。
 
    这顾峥从来都在红尘中打滚,又何曾见过真正的修道的女仙?
 
 865 史上第一聪慧的夜叉
 
    而这美人讲究的是三分画皮,七分画骨,就算曾经见识过顶级的画皮女人,在见识到了只有三分画骨的女仙的时候,顾峥也忍不住男人的臭毛病,自己的腰腿……先跟着软了几分。
 
    但是脑袋还保持着最后一线分明的顾峥,到底还是将自己此行的来意给说明白了。
 
    “禀……告石矶娘娘,小的乃是夜叉族的顾峥,被人追杀,途径宝山,略作休憩,谁成想却是见到娘娘属下的小童被一天外飞来的暗器给射杀在小叉的面前。”
 
    “故而在又惊又怕的情况下,不敢耽搁,抬着那小童就直奔娘娘的洞府而来,是给娘娘一个交代,也莫要怪罪小夜叉顾峥我的救助不利才是。”
 
    说道这里,顾峥反手就将自己背后的碧云童子给放了下来,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就将对方已经发软身子朝着白骨洞大门里边递了过去。
 
    谁成想,坐在居中的石矶娘娘还没发话呢,平素里与碧云形影不离的彩云,却是在见到了此种情况之后,哇的一下,就朝着碧云的身旁扑了过去。
 
    在看到了碧云面门朝下,后背上还插着一支锋利无比的箭枝的时候,那看向顾峥的眼神瞬间就不善了起来。
 
    “你说谎!何种的利器能从天外飞来?我看就是你这夜叉鬼搞得鬼,怕不是知晓了我家石矶娘娘的厉害,为了逃脱罪责,贼喊捉贼的吧?”
 
    但是就在彩云打算继续的叫骂下去的时候,他身后的石矶娘娘却是突然开口言到:“彩云,你且将碧云拉于我的面前,我看他尚有余温,怕是一息尚存的。”
 
    而听到了石矶娘娘如此的吩咐,一旁的彩云面露喜色,忙不迭的将一旁的碧云搀起,却又怕自己的动作牵扯到对方的伤口,手足无措间,这彩云就想到了还有一个傻大个尚站在门外,等待着他家石矶娘娘的吩咐呢。
 
    不用白不用的彩云,直接就对着顾峥的方向吩咐道:“门外那夜叉,你且进来,随我搭一把手,将碧云扶到娘娘的面前,且听娘娘训话。”
 
    而顾峥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指了指这个只有四五米阔高的大门,又回指了指自己那庞大的身躯,有些笨拙的回到:“这位仙童,不是顾峥不想帮忙。”
 
    “只是小夜叉我尚未曾掌握变换身体的法决,而娘娘的宝地过于精细,容不下我这种粗笨的人啊。”
 
    这一句话,直接捧了白骨洞中的主仆二人。
 
    让原本对顾峥没个好脸的彩云,也跟着展颜笑了起来。
 
    至于他身后的石矶娘娘,直接一扶额头,捏着手诀就朝着顾峥发了一个传音,将身体转化的口诀,就这样随随便便的传了出去。
 
    让听到这个诀窍之后的顾峥,心中大喜,对着洞窟内的石矶娘娘结结实实的做了一个叩首之后,就在洞外将这口诀在心中默念了几遍。
 
    旋即尝试了起来。
 
    不知道这具身躯是不是换了一个灵魂的缘故。
 
    顾峥只不过常识性的念了三遍的决,还真就让他直接给掌握好了。
 
    随着他一生“小”字念出之后,他那接近十米的庞大身躯,就缓缓的一圈圈的缩水,直至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类的大小之后,才渐渐的停止了继续变小的脚步。
 
    “哈哈,多谢娘娘!”
 
    应着这突然变小的工夫,顾峥是欣喜若狂,转过身来就是一个空翻,手脚并用的就翻进这白骨洞中,朝着彩云的方向伸出了他的蓝爪子。
 
    在看到了自己的手掌的瞬间,顾峥还在心中暗自可惜了一番,没有跟这石矶娘娘得寸进尺的再求来一个变换人身的口诀。
 
    只能哀叹一下物种之间的差距,让种族之间没有了爱啊。
 
    这世界,尤其青睐那些天生地养的精灵,但是对于他们这种自修的畜生道以及鬼怪们就苛刻了许多啊。
 
    就连一些普通人都能接触到的幻化的法决,在夜叉族当中却像是没有开了这一方面的窍一般的,很难了解和掌握。
 
    不过,顾峥的心态在他的手触及到碧云的身上的时候,就调整了过来。
 
    现如今还不是贪心的时候,在这个处处危机的世界中,还是想办法在这白骨洞之中再捞些好处才是啊。
 
    转过思绪的顾峥,那笑的叫一个喜兴,但是坐在白骨洞上首的蒲团上的石矶娘娘,心中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翻滚疑惑了起来。
 
    不是说夜叉一族,因为其种族的特性,多是鲁莽无脑的品种,若是出现一两个带着脑子的,那无一不是智近于妖的家伙。
 
    而这些长了脑子的夜叉,多数都能冲破种族的制约,从而进化成更高等级别的存在。
 
    而这种高等夜叉将的存在,曾经在西方教内掀起过腥风血雨,竟是连佛祖菩萨们都深深的忌惮不已。
 
    现如今,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夜叉看其修行的水准顶多只达到了一个人仙的水准在凡人都有强有弱的这个世界中综合实力仅能压一下那些普通人罢了若是评定星级的话顶多算是两颗星。
 
    但是若是讲到对于术法的悟性,他却是万中无一,无人能及了。
 
    这变换身形的咒语,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就算是悟性奇高的修道之人,若想要将其掌握到娴熟的水准,怎么也需要几日工夫的勤加练习。
 
    但是这个叫做顾峥的夜叉,刚才却是只花了片刻的工夫,就已经可以随意的变幻身形了。
 
    若真是仔细的想来,怕是聪慧程度竟是比那些心智颇多的人类,还要优秀上几分吧。
 
    想到如此的石矶娘娘,心中对于这小夜叉的滋味就莫名了起来。
 
    要说,她可是这盘古开天地以来就存在的相当老的老资格了。
 
    之所以在这么多的女仙之中能被人与女娲娘娘,三宵娘娘一并被人尊称为一句石矶娘娘,并不是因为她的道行有多麽的高深,而全是因为她活的足够的老。
 
    自己若是从原身存在的那一天算起的话,足可以与盘古开天之时同寿了。
 
    可是她修道到至今,道行却是堪堪的达到了一个大罗金仙的水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