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如今刘表病卧在床我当如何难道刘表死了在商

 就在皇宫之外,有一座看起来不大,但是守卫程度比皇宫还要强上十倍的府邸,里面每个护卫的身手更是那皇宫的羽林军无法比的,这里面试辽公府。
 
    李林不喜欢太大的房子,整个北方都是自己的,自己要那么大的住处干嘛你?所以自己的府邸也就做的气派一点就好了,不用太过的奢华,里面依旧是按照李林的管理,后院比前院还大,因为后院可是李林给老婆孩子修的玩乐的地方,假山回廊,花园小溪啥都有,而李林办公的地方就简单许多,再说,李林一般都会在皇宫里面办公,李林早就说过一句话,“皇宫是我家,人人都爱他!”
 
    而今日,可是辽公府邸繁忙的日子,因为天子要东巡了,李林当然也会跟着走,李林更是早就答应了家中几女,要带着他们一起走,上东面,一直道看到大海在回来,这对于整天都只能憋在府邸里面整整一年的一家老小来说,何其多具有吸引力,这不,日子还没定,几女就安静加紧收拾了。
 
    李林一回来,便是看到几个老婆正在指挥着家丁不停的放着行李,而一旁几个小孩子满屋的乱跑,这一副繁杂的景象,堪比菜市场…………
 
    “嘿嘿!你们两个小鬼!”李林悄悄的回来,一步上前,从背后将两个最小的儿子,李睿,李成拎了起来,随即两手一抖两个小鬼就坐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爹爹!爹爹!”两个孩子不听的叫喊着,紧紧的抱着李林的脖子,十分的兴奋。
 
    “爹爹!”只听一声不和谐的叫声响起,很是埋怨,甚至是幽怨,就看到李洁领着妹妹李晴在李林的脚边叉着腰看着李林,不满的叫了两声。
 
    “哈哈!”李林笑了两声,看着李洁没好气道:“你个鬼灵精!是不是又带着妹妹欺负弟弟啦?”
 
    李洁已经十岁了,小姑娘越大越机灵,但是越大也越鬼道,李林不在家,焕儿呢,有时候也很少管这个小丫头,另外几个姨娘呢,更是管不住这个小丫头,所以这个丫头就成为了家丁恐惧的对象,就连那些身经百战的护卫营将士看到李洁的出现都是如临大敌,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忽然冒出来什么鬼点子整自己,而这个小丫头更加厉害的是,在这个男人就是天的社会里面,竟然风风火火的阻值起立女权运动,带着妹妹欺负弟弟就是十足的证明…………
 
 第二百一十七章 泰山祭天(2)
 
    十日后,前往泰山的队伍已经全部准备妥当,天子东巡泰山,这样的消息当然早就已经传遍天下,东巡一路的官员都在紧张的准备着,特别是兖州和青州两地,而现在,洛阳城外,一众官员正在准备出发。
 
    “众位爱卿!朕东巡各州,这朝中事务还劳烦各位爱卿啦!”天子銮驾开拔之前,小天子当然要用自己稚嫩的声音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随即就钻进了自己的豪华大马车,六匹披着金甲的战马还打了两个喷嚏。
 
    “在洛阳坐镇,别给你爹我丢脸啊!”李林拍着李平的肩膀,喃喃的说道。
 
    李平点点头,道:“父亲放心孩儿谨记!”
 
    李林点点头,道:“记着,诸般事务莫要自作主张,都多询问探查方可决断!”
 
    李平后退一步,道:“父亲放心!”
 
    “诶!”李林摇摇头,叹息道:“看你这个熊样我怎么更担心了!”
 
    众人绝倒,刘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推李林,没好气道:“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嘛!”说着,上前抱住了李平,鼻子一红,悲伤的说道:“父亲和娘亲不在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就算是处理政事再忙,也别饿到,冷到,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娘亲!”李平很是不好意思的在刘颖的怀来,嘴上说着,但是眼神则是观察着周围官员的表情。
 
    “诶呀我去!”李林赶紧一把拉开刘颖,道:“还说我,看看你!跟生死离别似的,咱们是去玩的好不好!”此话说,四周的官员赶紧后退一步,很是随意的看向了天上,都好像一副啥也没有听见的样子。
 
    天子东巡几天,你竟然说是去玩的,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杀你全家都不多,但是谁让这是李林呢?跺一脚整个大汉天下都颤三颤的人,何人敢多言?
 
    李林一看李平无语的眼神,也反应过来,赶紧放低声音,道:“你看你!这么说儿子,儿子也大了,会不好意思的!”
 
    刘颖没好气道:“就你好!还把儿子扔在这了!”
 
    李林无语,刘颖这个娘们,年龄越大就越不讲理了,李林多少次都问她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不过刘颖压根就不知道更年期是个啥意思…………
 
    天子依仗的缓缓向前,表示队伍开拔了,长长的车队直奔虎牢关,兖州,然后南下许昌看一圈,在过颍水,道徐州,北上萧关,再进兖州,然后道青州,上泰山。这便是李林定下的旅游……啊不是!是东巡路线。
 
    天子令丞相,文武百官近百人东巡,打算在泰山几天,这样的消息,在一年的风平浪静之后,足以轰动天下了,各路诸侯反应不一,但是,有两个人看到这样的消息,却是眼前一亮。
 
    这俩人是谁?真是曹丕,孙权。
 
    已经暗中结盟的两股势力,看到李林离开了洛阳东巡的消息之后,立即知道,机会来了。
 
    何为机会,当然是攻打中原的机会,但是二人谁也没有那个胆子诛灭了,只不过是想在李林不在的时候,占一点便宜罢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曹丕算是已经被仇恨迷乱了眼睛,根本没有分析清楚形势,便在暗中背弃了刘表,而又找到了孙权,而孙权呢?年轻人心气高,有了整个扬州,当然就想着中原,有了中原,估计就更想着天下了…………
 
    荆州南阳郡,宛城之中,荀攸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而曹丕则是正在看着李林那边探子传来的消息。
 
    “义父!”看到荀攸前来,曹丕赶紧兴奋叫了一声,随即将书信递了起来,道:“你快看!李林已经离开洛阳了!”
 
    荀攸赶紧将书信接过来,仔细观看,随即问曹丕道:“孙权那边可有消息?”
 
    曹丕摇摇头,道:“估计也快了!”
 
    荀攸做了下来,短暂思索之后,缓缓问道:“丕儿,你可是要攻?”
 
    曹丕当即点点头,道:“父仇不能亡!而如今刘表病卧在床,我当如何!难道要等到那刘表死了在商量怎样跟李林对抗吗?还不如联合孙权,那刘表以机构是冢中枯骨,定然不会在意其他,我与孙权两面夹击李林,定然可以将李林逼退到黄河北岸!”
 
    荀攸面色阴沉,缓缓道:“丕儿,你可知道我方有多少兵马?”
 
    曹丕不假思索道:“加上钟繇的人马,三四万!”南阳当初乃是大汉第一大郡,宛城更是数一数二的一线城市,所以曹丕的三四万大君,南阳一个郡便可以养得起。
 
    荀攸又问道:“那孙权呢?”
 
    曹丕犹豫片刻,缓缓道:“整个扬州,孙权怎么着也有个十几万大军吧!”
 
    荀攸摇摇头,道:“若是马步军,孙权最多会有七万!而且江东以随军见长,所以这七万步军,质量也是参差不齐!”
 
    曹丕很是同意的点点头,荀攸接着问道:“那丕儿!你可知道李林如今有多少兵马?”
 
    曹丕咂咂嘴,怀疑的说道:“四十万?五十万?”
 
    荀攸摇摇头,道:“李林一直征战,北方又是霍乱多年,加上李林很早便知道穷兵黜武的道理,所以定然不会大肆征兵扩充兵马,并且李林打仗往往都是动用麾下精锐,从来不会动用所谓的郡国兵,可以李林一统北方的实力,20万的精锐兵马已经不成问题!”
 
    “20万!”曹丕喃喃嘀咕一声,道:“可都是精锐?”
 
    荀攸点点头,道:“想必李林麾下大军的素质,公子已经见过多次了!”
 
    “嗯!”曹丕呆呆的点点头,然后又好似有些不甘的对荀攸道:“难道义父不同意我出手?”
 
    “不!”荀攸话锋一转,忽然很是确定的点点头,道:“打!必需要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